快捷搜索:  xxx

索了你们好几次这次就送些好处给大家分一分

灵一愣,顿时揶揄的笑起来:“你就说你是为了你的管家护法也就罢了,居然还我肯定要找你。云公子,你这说谎的本领,还需要练一练。”
 
    云扬不动声色的道:“既然你不找我,那你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计灵愣了愣,忍不住气苦的跺了跺脚:“好吧,我也的确是要找你。”
 
    云扬挑了挑眉头:“什么事?”
 
    计灵哼了一声,道:“我只是有几件事很不理解。”
 
    云扬道:“一共是三件事你很不理解吧?”
 
    计灵:“哦?你知道我有什么不理解?”
 
    云扬撇撇嘴,淡淡道:“第一件事,就是……为什么我突然跟西门万代起了冲突?以我的眼力,阅历,智力,不会在西门万代通名报姓之前看不出来这家伙出身不凡,为什么非要杠上去?是吧?”
 
    计灵大为惊奇:“不错,的确是如此!你不像是如此莽撞的人。”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第二个不解就是,在西门万代表现出自己的身份之后,居然还不退,坚持要赌。而且赌注尽数拿走,为此得罪了西门家族。是吧?”
 
    计灵更加惊奇:“不错!”
 
    “你的第三个疑问,应该是……我分明没有九品玄兽幼崽,却用语言骗的西门万代深信不疑,陷入赌约……而且,我有九品玄兽这件事,又被很多人知道了;而这些人,都是危险的人……这无疑是将我自己和云府,陷入了极度危险之中,可说是惊涛骇浪的核心之中……却又是为什么。对吧?”
 
    云扬口气平淡的说着,有条不紊。
 
    “这些人知道我有九品玄兽幼崽,定然会想办法来抢夺,而我现在的实力,却又无论如何都保不住的;甚至有可能连自己全家的命都保不住,为什么会这么做?是吧?”
 
    云扬脸上露出来一个淡淡的笑容。
 
    在月光下,他的笑容居然如同月光一样皎洁。
 
    计灵更加的惊奇,也更加的着急气愤,道:“不错,你自己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你却依然这么干了!原因何在?八大家族你如何能抵挡得住?你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云扬依然笑着,不说话。
 
    “到底为什么?”计灵焦躁之极;这件事,她当时就没想通;一直以为,云扬乃是另有深意;但一直到现在,想得脑袋都疼了,也依然想不出来这是为什么,以及云扬如何应对的问题,实在忍不住才跳出来问话。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是这个不死不活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就生气,恨不得猛打一顿。
 
    “我挡不住,不是很有你么?”云扬微笑。
 
    “我才不管呢!”计灵怒道:“定然不是这个,你快点说。”
 
    “你想知道?”云扬终于转过脸,认真地看着她。
 
    “想!”计灵毫不避讳自己的好奇心。
 
    “但我偏偏不告诉你……”云扬亲切地笑了笑。
 
    “你……”计灵终于抓狂,飞起一脚将一个石凳子踢了出去:“啊啊啊啊啊……你要气死我啦啊啊啊……”
 
    云扬笑了笑,当然,在计灵看来,云扬这个笑容,非常的欠揍。
 
    云扬心中却也是一片无奈。
 
    得罪西门家族,放出九级玄兽幼兽的消息;这当然是他有意为之。
 
    但,他的真实目的,现在却不能说。
 
    ……
 
    “若想对付四季楼这等庞然大物,必须要让自己先强大起来。”这是云扬根本没有改变过的念头。
 
    自从知道了四季楼的存在,自从知道了自己八百属下与八个兄弟都是死在四季楼的设计之下,云扬就已经决定了要怎么做。
 
    正面杠,绝对是不行的。
 
    就算是九尊复生齐聚,各自发挥最大的能量,恐怕也不是这神秘的四季楼的对手。
 
    就算是整个玉唐帝国举国之力对付四季楼,也决不能将这个神秘的组织连根拔起!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在人前出现过。
 
    你根本不知道,谁是四季楼的人。
 
    既然如此,云扬就决定了现在的路线。
 
    我是云尊,这个身份不能暴露,但,云扬的生活却太安逸了。既然如此,我就让我自己,先置于惊涛骇浪之中。
 
    若是我在惊涛骇浪中粉身碎骨,那我也认了。
 
    但若是我能从惊涛骇浪中杀出这一条路,到那个时候,我已经足够强大。而且,九品玄兽这四个字,会吸引无数的世家,也会造成无数的纷争;而这些,都将是自己手中可以利用的牌面!
 
    只看自己如何去平衡利用而已。
 
    云扬的嘴角露出来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
 
    悬崖上走钢丝,这等事情,老子做得太多了!
 
    ……
 
    当天晚上。
 
    七大公子齐聚在云扬的小院,果然是没有一个不来的,而且一个个都是很兴奋。这绝不是伪装。
 
    云扬刚刚发了一笔大财这个消息,绝对不是秘密。
 
    “找兄弟们前来呢,是有一桩买卖要谈。”云扬微笑着举杯:“在谈之前,希望先干一杯,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干!”七大公子人人都是飞快的一饮而尽。
 
    “我刚赢了两枚七品玄丹,这个你们知道,五百枚玄石,三十枚玄晶。”云扬笑道:“自然,玄石我要留下三百枚,所以,还有两百枚,需要兄弟们帮我去出手。玄晶我要留下二十枚,还有十枚,也需要大家帮忙。”
 
    七大公子的目光都是猛然亮了起来。
 
    巨大的财富啊!
 
    “所有这些,我只需要黄金,三百万两,剩下的利益,就让七位兄弟去平分了。”云扬微笑道:“勒索了你们好几次,这次就送些好处给大家分一分。”
 
    话说的很直白。
 
    但他越是说得直白,七位公子哥儿的目光也就越亮。
 
    这些东西,哪怕不拿出去拍卖,自己留在手里收藏,也是完全值得!
 
    只是两枚七品玄丹,价值就在百万黄金,而且是最低估价。还有两百玄石,每一块作价一万两黄金,也是稳稳的,放出风声就能立即全部出手的事情。而剩下的十块玄晶;等于纯赚!
 
    这笔买卖,七个人,每个人纯赚能有二十万两黄金以上。等于是云扬每人送了数百万两白银给他们!
 
    而且这是最低估算!
 
    惊喜之后,反而有些茫然不解。
 
    大家已经被云扬勒索惯了,什么时候见他如此大方过?这次怎么突然转了性?
 
    “云少,这是为何?”凌公子不解的张大着嘴:“这个……貌似你太吃亏了些……”
 
    “有钱大家赚嘛。”
 
    云扬和煦的微笑:“花了你们这么多,我多少回报一些,有什么值得奇怪?更说不上什么吃亏不吃亏……当然,除此之外,你们几家的某些渠道,在我需要的时候,要帮我一个忙,这就够了。怎么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