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眼珠子艰难的转动打量着周围

 云扬能清晰的感觉到,嫩芽儿身上传来的欢喜,忍不住嘴角也勾起来一抹笑容。
 
    嗯,一棵能够听懂我说话的……荷花?
 
    想了想,云扬都有些忍俊不止的笑出来。
 
    说出去,谁会信?
 
    似乎是作为奖励,云扬只看到藤蔓一抖,一点绿色光芒飞出来,一下子钻进了云扬的经脉之中。
 
    云扬顿时只感觉到浑身一阵清凉,一股难言的蓬勃生命力,充斥进自己的经脉之中;自己刚刚承受西门万代的那一掌所受的伤,顿时无影无踪。
 
    同时,精神振奋,脑筋也似乎无比的清明起来。
 
    嗯,这家伙能让我恢复?云扬顿时心中一喜,问道:“能不能让我的修为尽快的回复到一年前?”
 
    对于实力,云扬渴望已经太久!
 
    没有实力,什么都不能做啊。
 
    嫩芽儿缓缓摇曳,似乎在摇头,又似乎是在不屑……
 
    云扬连续问了半天,才终于搞明白。
 
    那些修为,恐怕是回不来了……
 
    莲子融进了自己的血脉之后,将自己浑身修为全部吞噬,才萌发生机;等待不平之气,水到渠成的发芽……
 
    而且,嫩芽儿还有另一层意思:你原来的那些力量,简直太垃圾了……还不如不要呢……
 
    云扬哭笑不得。
 
    也罢,就从头开始吧。
 
    “天天叫你嫩芽儿,或者造化莲,都有些太拗口,要不我给你重新取一个名字吧。”云扬商量的说道:“你藤蔓的形状,还有花有叶子;叫藤藤?蔓蔓?花花?叶叶?莲莲?绿绿?”
 
    嫩芽儿只是一个劲儿摇摆不同意。
 
    但,等到最后一个名字“绿绿”出现的时候,却是停止了摇摆,半晌之后,居然点了点芽梢儿。
 
    居然认可了这个名字?
 
    云扬一阵牙疼。
 
    这么多名字,他认为最不好听,最不容易被接受的,恐怕就是绿绿。
 
    所以才放到最后一个。
 
    哪想到居然就是这个自己感觉难听至极的名字,反而被认可了。
 
    绿绿……
 
    “呃……我的天哪……绿绿……”云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脸无语:“我这是取了一个多么恶心的名字……”
 
    识海中,绿绿快乐地舞动,一条细细的须藤,被它蜷曲成了各种形状,以示庆祝自己终于有了名字。
 
    “绿绿!”云扬崩溃的道:“你得想办法,我房里面那个人得活过来呀。”
 
    绿绿愣了一下,随即须藤又是一阵舞动。
 
    “没问题!”
------------
 
第二十章 有钱大家赚,布局
 
云扬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
 
    这是一个魁梧的家伙,身高体阔,只是看他躺在床上的长度就可以看出来,这人一旦站起来,定然是何等威武雄壮的一条汉子。
 
    云扬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不由感叹一声。这货能活到现在还没有咽下这口气,真不容易。
 
    浑身骨头断了最少两成,内脏几乎四分五裂,丹田破碎,脑袋上很明显被重重的撞击过,一块头皮都凹了进去。
 
    肩上背上有无数的抓痕,每一道都是深可见骨……
 
    前胸后背居然还有两处贯通的剑伤!
 
    “这种伤,居然还能坚持到天唐城才昏迷……”云扬皱着眉头:“怎么也应该是与老梅同一个档次的高手……甚至,比老梅更高的可能性,非常大。”
 
    他的手搭住这人的腕脉,沉声道:“绿绿!”
 
    顿时,一股精纯的生命之气,以他的手作媒介,从生生造化莲之中涌出来,进入了这人的身体。
 
    只是输入一股,绿绿就很是不舍的切断了供应。
 
    轻轻摇曳着,任云扬催促,死活不肯再输送了:“够了,够了呀,够了呢……”
 
    “原来不仅是个小偷,还是个小气吝啬鬼!”云扬一阵无语。
 
    但,绿绿亲自输送出来的生命之气何等强悍;虽然只是微小的一点;但,云扬已经明显感觉到,这人的呼吸粗重了许多,脉搏跳动也变得强劲有力。
 
    甚至脸色,都好看了许多。
 
    云扬一边练功,一边等待这人醒来。千幻灵猴和五只小猫儿,都在他的身边簇拥着……挤在一起,一只猴子,一只闪电猫,四只高阶幼兽,居然团结友爱如同一家人一般,挤的密不透风。
 
    良久之后……
 
    床上的人发出一声微弱的强行压抑着的声音:“这是……哪里?”
 
    云扬收功。
 
    睁眼看去。只见这人已经醒来,睁开了眼睛,眼珠子艰难的转动,打量着周围。
 
    “这是我家。你重伤,刚刚醒来,好好调养。”云扬道。
 
    “多……谢!”这人轻声的说道。
 
    “不必。”云扬站起身来:“只是稍尽绵薄之力。你好好养伤。”
 
    说着就走了出去。
 
    虽然明知道此人可能是一个高手,但,不清楚来历姓名性格秉性之前,云扬也不愿意表现的太热情。
 
    ……
 
    花架之下。
 
    云扬斟上一壶茶,慢慢地品着。
 
    旁边的房中,老梅明显在练功。一股股玄气震荡,在空中悄然散发。
 
    夕阳挂在天边,残阳如血。
 
    风声飒然,一阵香风飘来,计灵俏生生的身影出现在他身边,好奇地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云扬道:“因为我知道,你肯定要找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