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居然长了两个脑袋虽然很明显只是一头没长成的

 
    少妇身子一僵,眼圈顿时就红了,她默默地抬起头,哀伤的眼神看着门口悬挂的黑色招魂铃,喃喃道:“等囡囡长大了,懂事了,爸爸就回来了……”
 
    “哦……”小女娃嘟着嘴,道:“可是囡囡已经长大了啊……”
 
    少妇使劲的点头,忍住哽咽,道:“是啊……爸爸快回来了……”
 
    说着,两行眼泪终于忍不住无声的流下来。
 
    云扬站在拐角,看着这对母女,只感觉眼眶发涩。
 
    这个少妇,正是……那一晚,他救了的那个少妇,王庄偏将的妻子,娟儿。
 
    云扬并没有现身。
 
    但,那小女娃却是突然间欢喜的叫了起来:“呀,哪里来的小猫,好可爱!”
 
    只见在家门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只雪白的小绒球一般的一只小猫儿。这只小猫儿浑身一尘不染,干净得如同要发光一般,碧绿的眼睛圆圆的,蹲在囡囡面前不远的地方,正好奇的看着她。
 
    小女娃囡囡顿时就喜欢上了,蹒跚着脚步走来:“呀,小猫,你是来和我交朋友的嘛?”
 
    小猫戒备的毛发一竖,却又不知为何突然又放松下来,好奇的看着囡囡,居然很是优雅的点了点头。
 
    小女孩顿时欢喜得大叫起来:“哇哇,太好啦……”
 
    她的母亲站在后面正要拦阻,心中哭笑不得,小孩子就是童言无忌,一只小猫出现在这里,就是和你交朋友的?它能听懂你说什么话不……
 
    但接下来,少妇俏丽的眼睛就瞪得浑圆,因为她清楚看到,这只小猫居然点了点头,似乎对女儿的话表示回应。随即,居然……一派优雅的走到囡囡身前,很是矜持的伸出一只雪白的爪子,和囡囡握了握手……
 
    “天哪……”少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好了,以后你陪我玩好不好?”囡囡欢天喜地的将小猫抱在怀里,轻轻抚摸,视若珍宝,一双小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
 
    小猫明显是有些抗拒,但不知为何,却又没有反抗,待在囡囡小手中;一个粉嫩的小爪子迟疑的抬了抬,又放下去,低低的叫了一声。
 
    囡囡顿时爱不释手,抱着小猫儿回房去:“妈妈妈妈,有没有吃的?我的小饼干还有木有,我的小鱼干还有没有,我的……”
 
    小猫在她怀里,皱起了鼻子。
 
    少妇急忙跟了进去,隐约声音传出来:“哎呀,囡囡,快放下,这是谁家的猫……说不定有主人呢,不能随便拿……额,这小猫咪长得还真可爱……”
 
    云扬笑了笑,无声的离去。
 
    房中传来小猫咪委屈的咪呜叫声。
 
    “从此以后,你就是这一片的守护神…但凡有欺负这一片的人或者事情发生,我需要你毫无保留的出手……”
 
    “这一片,是我的兄弟们的家眷,还有众多的伤残兄弟的住所……我需要你,包这一方平安……每天晚上,你可以回到大院,所有修炼物资吃食,我都会给你加倍;但是,若是任务完成不好,只需要有一次,所有份额,终生扣除!”
 
    “听明白了吗?”
 
    “喵呜……”
 
    “那些坏蛋敢欺负人,只管下死手,明白了吗?”
 
    “喵!”
 
    “乖。”
 
    这只猫,正是那头已经达到了三品玄兽级别的吞天豹;云扬又输入了生命灵气,加了一层伪装之后,就委以重任了……
 
    随着修炼的进行,这只吞天豹的进境速度,将是恐怖的……有这么一头未来的九品玄兽在这里护卫着兄弟们的家眷,云扬终于有所放心。
 
    欲攘外先安内。
 
    “我现在实力还弱小,只能尽力而为。兄弟们莫怪。若是我报仇成功,还能活下去;我会继续守护着兄弟们的家眷;若是我万一报仇不成功,中途身死,那么……我现在能做到的,是让他们在五年内,吃喝不愁。百年之内,有这只豹子在这里,安全无忧!”
 
    “很抱歉,兄弟们,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点。”
 
    云扬走了。
 
    他走的很决然。
 
    体内生生不息在自发运行,云扬感觉现在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血液几乎已经在沸腾。现在虽然实力最多也就恢复了两成,但是,云扬却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打不过,难道我还算计不过?
 
    ……
 
    另一边。
 
    计灵离开了云府,一路上只感觉委屈的爆棚了;一边走,眼泪都忍不住落下来。
 
    “讨厌鬼!”
 
    “大混蛋!”
 
    “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难过;越想越觉得云扬不可理喻。
 
    “你以为我看上你了……哼,呸!居然还怕我赖上你……”
 
    “独孤愁的徒弟,好了不起么?哼……”
 
    “本姑娘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
 
    一直回到客栈,还是愤愤不平,终于忍不住眼泪哗哗的掉下来。
 
    她对云扬,从根本上来说,也只是稍稍有点好感而已,远远达不到什么以身相许情根深种的地步,但是云扬这种态度,却让她直接受不了。莫名的感觉委屈。
 
    “敢欺负我,要你好看!哼!”
 
    同一时间里,有一批批的江湖人物,从四面八方,向着天唐城汇聚而来……
 
    ……
 
    一个身穿碧绿色袍子,穿着碧绿色鞋子,带着碧绿色帽子,腰间一条碧绿色的腰带,头顶上,居然还插着一条碧绿色的竹枝,背上一个碧绿色的包裹,手中一长条碧绿色的东西;摇摇晃晃的走进城门。
 
    此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郎当岁,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子玩世不恭的味道。
 
    他一身绿色,唯一的例外的颜色,就是他的身边跟着一条黑色的小狮子;而且更加与众不同的是,这头黑色的大狮子,居然长了两个脑袋,虽然很明显只是一头没长成的幼兽,但却看起来甚是凶恶。
 
    如此奇装异服,奇形怪状的人,当真罕见。路过的人无不侧目。但这人安然自若,洋洋而进,一双眼睛居然是顾盼自雄,居然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如释重负!
 
    “他么的!天唐城啊,老子终于到了!”
 
    在他身边,两个中年人,都是板着脸;此刻也终于是神色有所变化:“不错,公子爷正可在此一雪前耻,脱掉这个……这个……”
 
    两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犯少爷忌讳。
 
    “这有啥不好意思说的!”少年哼了哼鼻子:“这一次,老子必赢!这一身衣服打扮,老子上次输了,已经穿了一年了,愿赌服输,这没啥!但这一次老子如果赢了,他们几个人谁也别想好过,都得给老子穿上!他么的!这一年的活罪,老子不能白受了!”
 
    “总得让他们也都尝尝老子这一年的滋味儿!”这家伙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恶形恶状。
 
    两个中年护卫都是一脸无语。
 
    别的且不说,只是你这口头禅的“老子老子……”能不能改了?挨了这么多次打,居然还没长记性……
 
    上次你跟你大哥自称老子,被揍得三天下不了床;家主大人前来看看,你一句老子让你老子直接勃然大怒,二十四个耳光差点打成脑震荡;居然还不改。在老祖宗前来看看的时候,你一句“老子没事”让那位老子的老子的老子……老祖宗直接拂袖而去……
 
    监禁刚刚解开,让你出来放放风,居然还是一口一个老子……
 
    这等奇葩实实在在的也是没谁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