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在墙角闭着眼睛晒太阳的时候与旁边一个没有了

  男女之情,现在对我来说,乃是何其奢侈的一件事。
 
    云扬眼中突然露出来浓郁的血光,一闪而逝:“我出去一下。”
 
    老梅道:“我陪公子一起。”
 
    “不必。”
 
    “云侯快回来了……”看着云扬的脚步就要跨出家门,老梅突然说道。
 
    “哦……”
 
    云扬哦了一声,身影就消失了。
 
    “哎!”
 
    老梅发现自己除了叹气,就不会做别的了。跟随了云侯十年;一直不知道,云侯什么时候成了亲,什么时候有了儿子。
 
    直到三年前,带了云扬回来,说是他的儿子;当时的老梅是懵逼的。然后自己就留在了天唐城,当了三年的管家。
 
    当然,更让老梅懵逼的是:云侯自从将云扬带回家之后,呆了一个月就走了,一走三年没有消息。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对自己这个儿子不闻不问。
 
    而云扬这个做儿子的,对自己父亲的去留居然也同样是似乎毫不在意。不闻不问……
 
    这样奇怪的父子关系,老梅这辈子反正没见过第二对!
 
    这位公子爷,前两年还很正常,除了偶尔失踪个几个月,一年也就失踪个两三回之外……别的也还算正常。
 
    但今年一回来,却是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
 
    云扬一身紫衣,飘飘而行。俊朗的面目惹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有些大姑娘小媳妇的偷偷地看一眼,接着就红了脸……
 
    他走的并不快;步履潇洒从容,从骨子里透出来一种闲散的满不在乎。脸色红润,气定神闲。
 
    他从云府出来,转了几条街,就走到了城内大道上,向着天唐广场而去。
 
    英魂阁前。
 
    正在祭奠的人依然无数。
 
    香烛的味道,几乎弥漫苍穹。
 
    云扬随着人潮,走到碑前,身子立定,将香烛点燃,捧在手里,恭恭敬敬的行礼,躬身到地,久久不起。
 
    “哥哥们,保佑我早日寻得仇人线索,报仇雪恨!”
 
    “兄弟们,保佑我早日找出朝中奸佞,斩草除根!”
 
    “兄弟们英灵不远,且看我一个个的为你们报仇!”
 
    “弟兄们安心,有我云扬在,哪怕倾家荡产,哪怕需要劫掠天下……也不会让你们的家人,受到半点委屈!”
 
    云扬直起身子,将手中的三炷香安稳的插在香炉里,抬头深深的凝视一眼,然后他转身而去,并不回头。
 
    他迅速的拐进了一条小路,身形消失了。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一片看起来破旧不堪的贫民窟一样的地方。
 
    只是,这里的人看起来虽然贫穷,但,一个个却是显得很是满足。路边上,还偶尔可以看到一些白发盼盼的老人,在坐着聊天,历经风霜的脸上,也有着满足与开心。时不时的可以听到笑声。
 
    偶尔能看到一两个或者两三个残疾者,或者缺了胳膊,或者少了一只眼睛,或者少了一条腿等……那么互相搀扶着,从路边走过。伤痕累累的脸上,也有着满满的对生活的憧憬。
 
    “李老四,你家最近收到银子没?”
 
    “收到了,你呢?”
 
    “我们也都有。”
 
    “真不知道是哪位大善人如此布施,这银子……拿的我心头发颤啊。得有何等财富,才能这样一直接济……”
 
    “是啊……我等平白受了人家恩惠,却从不知道是谁……真是惭愧。”
 
    云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目不斜视缓缓走过。
 
    身后,一个独臂人的声音压低了响起,引起了云扬的注意。
 
    “兄弟们,我一直觉得……”这个独臂人明显的有顾忌,将声音压得低低的:“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好像是跟九大人们有关系……”
 
    “九尊大人们?”另外几个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
 
    “噤声。”独臂人急忙提醒:“我是觉得……当年九位大人也经常给兄弟们发银子,只不过那时候是在军中,每逢退军,或者是伤患兄弟们被送回来的时候,总有人快马加鞭追上,不管是多少人回家,都是每人五百两银子最少……”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银子不是军部发的;……你们还记得吧?”
 
    “这个自然记得!九位大人对我们伤残军士天高地厚之恩,怎能忘却?”
 
    “当年九位大人派出的送银两的人,乃是一袭黑衣,蒙面……”独臂人声音颤抖:“……那天晚上,我吃坏了肚子,一夜没睡,隐约看到……几条黑影,黑衣,蒙面,将银子扔在了我的房中……接着就消失了……”
 
    “这几个黑衣人,跟以前九尊大人们的手下……一样的衣服啊……”
 
    另外几人突然间猛地身体一震,站起身来,脸上露出强烈的激动之色:“你……说的是真的?!”
 
    独臂人声音剧烈颤抖起来,眼睛里都出现了泪光,声音哽咽:“你们说……是不是九位大人还没死啊……”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强烈的希冀。粗大的喉结上下滚动,渴望的道:“九位大人……应该没有死……”
 
    “除了九位大人,谁还能时时刻刻将我等这些战场残疾放在心上……”
 
    ……
 
    云扬吸了一口气,大步离开。后面的讨论依然在继续,却已经有哽咽声响起。
 
    “……我多么盼望,九位大人还在……呜呜……”
 
    云扬身形加快,面无表情的飞速转过几条街道,来到一个僻静之地,站住,将背脊靠在一面残破的墙上,深深的呼吸,大口的喘气……
 
    心中一阵阵的绞痛;当年,我的哥哥们就是这么做的。哥哥们的责任,和坚持,怎么能够到我这里就没有?
 
    想必,八位兄长在天有灵,看到他们当年的善举自己还在继续下去,会感到欣慰的吧?
 
    良久,他吐出一口气,离开了这里。
------------
 
第二十七章 守护、绿衣、纨绔、路遇
 
云扬一路行走。
 
    伤残者,衣衫褴褛者,几乎遍地都是。但这里的人,一个个却都很阳光,很满足。似乎,只要是活着,就已经别无所求。
 
    “比起已经埋在战场的那些兄弟,我们……已经够幸运了。”
 
    这是一个瞎了两只眼睛,瘸了一条腿的老兵,在墙角闭着眼睛晒太阳的时候,与旁边一个没有了手的残军的说话。
 
    声音很低,却充满了缅怀……
 
    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充满了与世无争的恬淡。
 
    云扬走过,驻足久久的凝望,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羡慕。
 
    街道上,也有敞着衣襟,一脸横肉的混混在晃着膀子走来走去,不时出没。
 
    云扬的目光,也在这些人身上久久的停留,眼中,全是冷意。膀大腰圆,身体康健,有一把子力气,身负武力,不思正道上养家糊口,不思报效国家,投身疆场,也不思安居乐业,更不思保佑一方平安……
 
    反而凭借勇力,巧取豪夺,专门欺负弱小……此等人,良心已泯。
 
    大恶不犯,小恶不断,世间第一等该杀!
 
    ……
 
    这是一个简朴的院子;院墙全是大石头垒了起来,里面,是五间房,加上左右的偏房,南面还有放杂物的仓库。显然,这家人过的虽然不富裕,但明显也比其他人家好过一些。
 
    大门半开着,一个二三岁的小女孩,正蹲坐在大门口的石墩子上,两个手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俏丽的少妇一身素袍,从里面走出:“囡囡,快回屋去;怎么又跑到门口坐着……”
 
    小女娃不动,奶声奶气的道:“我在这里,等爸爸回来。妈妈,爸爸去了哪里?他怎么还不回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