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这抓着后颈皮拎起来抖来抖去算是几个意思

 
    “但你的眸子很正,很清。所以你不是一个恶毒小人,更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你的剑不在身边,而且你的右手虎口裂开很严重;骨头也断了,所以,我猜你的剑已经断了。”
 
    “没有剑,你不肯透露身份。我猜不出你的具体身份。”
 
    “用剑,没练过别的,负剑,出剑怪异,奇门手法,很正,不偷不抢,很爱干净,很注重仪表,只凭双手实力吃饭,但却又绝对是江湖人,非任何国家所有,却又从明面上看来,与刺客杀手似乎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实力很高……”云扬道:“据我所知的像你这样的人,一共有三个。”
 
    这人的眼神已经变得惊奇之极,不由问道:“是哪三个?”
 
    “其中一个,已经死了。”云扬道:“而且如果是他的话,烧成灰我也认得出来;而另外一个,乃是属于传说中的人物,巅峰高手。那样的高手,不会受这样的伤。”
 
    “而你,又与玄兽有关。”
 
    “所以符合你身份的就只剩下了一个。”叶笑微笑道:“著名的玄兽狩猎者,丹心玉剑方墨非,方老爷子,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床上的重伤者已经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云扬,如同见鬼一般!
 
    他自认自己一直低调,声名不显;而且向来行踪单一;更没有什么朋友之类,独来独往;应该没多少人认识自己。
 
    但,眼前这个少年,从来不认识自己,从来没见过自己;自己又是重伤不能动容颜大改的情况下;居然凭借着一双眼睛的观察,就将自己认了出来!
 
    他完全知道,这少年在此之前也没有仔细观察过自己,只是刚才一边看,一边观察,一边分析,就将自己认了出来。
 
    虽然说的内容稍有些重复杂乱,最终结果却是没有错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墨非从来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居然存在这么多的破绽!
 
    他知道,这少年之所以说这么一大堆;来验证自己的身份,乃是因为,自己在见到他的时候,推论出了他的身份!
 
    所以他才这么做!
 
    自己一见面就利用看似缜密的推理,推断出这个少年的身份,只不过想要先声夺人,将这个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家伙镇住。树立起自己神机妙算的高人形象,为自己以后在这里住下来养伤做一个铺垫。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将别人镇住,反而是被别人将自己彻彻底底的震惊了!
------------
 
第二十三章 四大公子
 
方墨非瞪着眼睛良久,没有喘过气来。而让云扬好笑的是,这位方大剑客,居然就这么瞪着眼睛晕了过去。
 
    他的身体毕竟太虚弱。又是强烈的震惊之下,精神负担不了;所以很丢脸的晕过去了……
 
    “为什么人与人相处的时候,总要想一些办法,先让自己获得一种心理优势呢?”云扬喃喃的说了一句。
 
    方墨非上来先声夺人,在不能动的时候,以智慧查出云扬身份,便是想要先声夺人。而云扬接下来的说话,同样是要获取一份心理上的压倒性优势!
 
    院子里。
 
    计灵已经带着银月天狼走了出来;小小的雪白的银月天狼,屁颠屁颠的跟着她的身后,跟头连天。
 
    显然已经对她很是依赖。
 
    “这些世家子弟,果然不凡。”云扬从窗口看出去,心中暗忖:“不过一夜功夫,就让出了名桀骜不驯而且对人戒备心最强的银月天狼有了归属之心。”
 
    “云扬!”计灵在院子里喊:“你这几只猫有古怪啊。”
 
    云扬看着院子里,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银月天狼,再看看四平八稳躺着呼噜噜的四只吞天豹,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
 
    云扬出去。
 
    看着似乎又恢复了原本样子的计灵,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他能感觉出来,计灵在这段时间里,那种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之后的不同。
 
    那是一种若有若无的疏离。
 
    两个世界呢……
 
    云扬心中一笑,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道:“怎么?”
 
    “我的狼怎么不敢过去?”计灵问道。
 
    “狼是群居动物,习惯了一群群活动,这只小,没有同伴,从没战斗过,一下子面对五只猫,体型差不多,敢过来才怪了。”云扬翻了个白眼。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夺得胜利?”计灵问道。
 
    “这是个秘密。”云扬懒洋洋的说道:“我只保证你胜利就行了;而且……你也要保证,答应我的事情,不能食言。”
 
    计灵翻着白眼,道:“你这人就是小气。行,我记住了!”
 
    云扬看着小银月天狼,蹲下身子,招招手道:“小家伙,过来。”
 
    “它可没这么容易听你的。”计灵笑笑:“昨天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
 
    还没说完这句话,突然目瞪口呆。
 
    只见那小小的银月天狼突然间猛地站直了身体,看着云扬,尾巴居然也翘了起来,小狗一般摇动;随即,就是箭一般奔向云扬。
 
    口中还发出呜呜的兴奋地呼噜声。
 
    计灵呆滞。
 
    这也太气人了吧!
 
    自己千辛万苦的讨好,连压箱底的灵药都拿出来,总算是让小家伙从不理不睬变得有些亲热起来。
 
    这家伙可倒好,只是勾勾手指,小家伙居然欢天喜地如同看到亲娘一样跑过去了。
 
    这还有没有一点天理!
 
    只见云扬抱着银月天狼,右手轻轻在它背上抚摸;然后扑棱一下,将小小的身体翻了过来,用手只拎着一个左前爪子,悬吊在空中。
 
    居然还用力的抖了抖。
 
    “你干什么!”计灵尖叫一声,就要冲上去。这么幼小的幼崽,你这么玩?用力一大了就能弄死了……
 
    却见小银月天狼兴奋的嗷呜嗷呜叫,一个爪子被提着,居然摇头摆尾,快乐之极。
 
    云扬一抛,小小的躯体就像是一个绣球飞上天空,右手一伸,又抓住了右前爪子在空中甩动……
 
    计灵:“……”
 
    绣球一样的小狼崽又飞在空中,左后爪……
 
    再飞……右后爪……
 
    再飞……脖颈皮……
 
    计灵看得几乎抓狂,这是狼!不是猫!你这抓着后颈皮拎起来抖来抖去算是几个意思?
 
    计灵甚至清晰地听到,小狼崽身上的骨头在咔嚓咔嚓地响。
 
    “我的小狼崽……”计灵心疼的眼眶都红了。
 
    最后,居然看到云扬嗖的一声又将小狼崽扔起来,这一次居然是揪住尾巴,狠狠的抖了几下,小狼崽尖声大叫,兴奋的手舞足蹈。四只雪白的小蹄子都满天乱抓。
 
    虎虎生风!
 
    “云扬!”计灵忍无可忍:“你在拿着我的小狼崽玩杂耍么?”
 
    云扬转头一笑:“你没看到这小家伙高兴的都快疯了?”
 
    计灵:“……”
 
    “好了。”云扬道:“把你的小北西交给我两天,两天后,你就可以抱走它去参赛了。到时候若是你赢不了,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当然,若是你赢了,答应我的条件就要做到。”
 
    计灵忍不住的叹了口气:“你就非要将条件条件的挂在嘴边么?”
 
    云扬笑眯眯的说道:“做人,还是实际一些好。”
 
    计灵若有所思。
 
    良久,抱着千幻灵猴回房而去。
 
    云扬笑眯眯的抱着小狼崽进入房间。
 
    摸着小狼崽的脑袋瓜子说道:“我知道你这小家伙听得懂,嗯,就是这样,今天这一遍拎……你帮你的主人赢了,回来我再给你拎一遍,作为对你的奖励。懂了没?”
 
    小狼崽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云扬,直摇尾巴。
 
    “不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