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这等世俗的小恩小惠怎么可能让他纳头便拜

……
 
    一夜无话。
 
    第二日,计灵似乎是生了气,自己在房中调、教小银月天狼,憋着气不肯出来与云扬见面,云扬乐得清静;先去看了看那个重伤的人,然后就是自己练功,自己练刀。
 
    麻烦的种子已经播下,随时都会到来的。云扬从此刻开始,已经做好了准备。
 
    ……
 
    秋剑寒老元帅刚刚结束了朝会,心事重重的回到府中。
 
    朝会传来敌国的消息,东玄帝国和大元帝国都在蠢蠢欲动,目标自然是玉唐帝国这一块各国眼中最大的肥肉。
 
    这么多年战火连绵,几乎就没有停止过。若是这一次战争真的打起来,玉唐帝国绝不乐观啊……
 
    老元帅仰天长叹。
 
    “元帅,昨夜又发生了一桩奇怪的事情。”
 
    府中幕僚,也是老元帅的老朋友王先生淡淡的笑着进来,一脸的平静温和:“你猜猜是什么?”
 
    秋老元帅叹了口气,我现在心里烦闷得要命,还猜什么?
 
    “啥事儿?”
 
    王先生敏感的感觉到老元帅今天情绪不佳,也不再卖关子,道:“一夜之间,整个天唐城,突然间再一次下起了金雨。”
 
    老元帅目光猛地一亮:“嗯?”
 
    “去年跟随九尊出征的八百壮士家人,最少有其中一大半,家里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银子……睡醒一觉,银子就出现了,谁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王先生慢慢的说道。
 
    “又一次出现这等事……”
 
    老元帅目光奇异。
 
    “嗯,不仅仅如此,还有不少的烈士家眷,残军家里,都出现了银子,似乎有人在大派发一般……”王先生笑的很是欢畅。
 
    秋剑寒老元帅一双眼睛越发亮了:“王兄弟,依你看……这件事情,有几分可能是……就九尊有人还活着?”
 
    王先生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证明不了九尊还有人活着。但可能性,非常大。”
 
    停了前半句,老元帅的目光有些暗淡,但听到后半句,却又猛然间目光亮起来。
 
    “不过这个人明显不愿意暴露自己。”王先生字斟字酌的说道。
 
    秋剑寒叹了口气,道:“九尊之死,乃是一个天大的阴谋,以我们举国之力,都没有查出来什么……这个人若是真的是九尊之一,或者是与九尊有关系的人,却又怎么会,又怎么敢……轻易暴露他自己?”
 
    他疲惫的挥了挥手,道:“还是按照之前的方法,不管,不问,然后……将这些痕迹,全部擦掉!”
 
    王先生点头:“好!”
 
    “让一切线索,到我们这里为止。”老元帅叹了口气,声音悲凉,却是斩钉截铁。
 
    王先生道:“我已经吩咐下去了。”
 
    “那就好。”
 
    老元帅伤感的闭上眼睛,轻声道:“是你们九个小子还有人活着么?若是有……哪怕你始终隐藏着,始终不出现……但,我也希望,你能来和我说说话……”
 
    “老夫很想念你们……”
 
    秋老元帅紧紧闭着的眼角,几滴老泪慢慢的沁了出来。
 
    王先生心中叹息一声,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退到门口,却又想起来一件事,道:“元帅,各大家族此次选在天唐城玄兽大比这件事……”
 
    秋剑寒闭着眼睛摇摇手,疲倦地说道:“随他们去吧。”
 
    王先生明知道秋老元帅已经不愿意在说什么,却还实在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话:“据说……就在昨天,云侯爷的公子云扬,在玄兽市场与西门家族的人起了冲突,大赌了一场,赢得西门家族那位公子哥几乎倾家荡产……”
 
    秋剑寒老元帅深深叹了口气:“这件事……也随他们去吧。云侯的那位公子,这几年来在天唐城何曾安分过……这些事,就交给云侯去头疼吧。”
 
    王先生想了想,想说这件事似乎有些蹊跷;但看到老元帅疲倦到了这等地步,也咽下了这句话,退了出去。
 
    但过了今天之后,他却已经不再注意这等小事——一个天唐城的纨绔公子,一个西门家族的纨绔公子……能有多大事儿弄出来?
 
    ……
 
    东厢房中,传来拉风箱一般的喘气声。这是那位重伤员在努力的自己调息,努力的想要调动自己的玄气,来进行自疗。
 
    云扬对这一点毫不意外,安之若素。
 
    另一扇门开了。
 
    老梅步伐轻快的走了出来。
 
    “突破了?”
 
    “还没有。只是,那半步,已经迈了进去。”老梅很兴奋:“半月之内,一定可以突破!我想要多积累一些,突破的时候,前冲的也能多一点。”
 
    云扬点头。
 
    突破瓶颈,只是一方面,只要有了感觉,突破就不困难了。而关键的是……突破瓶颈之后,修为会迎来一个突飞猛涨。
 
    而这个突飞猛涨,就要看突破前的积累了。毕竟,云扬手上并没有那种固本培元而且能让人一日千里的灵药。
 
    “公子,受伤的那家伙……貌似不简单啊。”老梅压低了声音。
 
    “是不简单。”云扬点头。
 
    “公子是想要……结一份善缘?”老梅试探的问道:“还是想要……收服?”
 
    云扬露出一个清冷的笑容:“这一份善缘,是结不成的。”
 
    老梅:“呃?”
 
    云扬摇头笑笑。这人冒了生命危险,千辛万苦,得到了四头九品玄兽幼崽,但一转头,就落在了自己手里。这份善缘……如何能结?
 
    对方只要一恢复实力,恐怕就会立即恩将仇报将这四头幼崽抢走的。
 
    “我只想要收复为我用。”云扬很坦白地说道:“我现在很缺人手。”
 
    老梅道:“若是不能收复呢?”
 
    云扬看了看老梅,眼中露出一份春水一般的笑意,缓缓道:“你说呢?”
 
    老梅只感觉浑身如同被一股雪山寒风刮过,居然从骨头到皮肤都感觉到了一阵凉沁沁的。
 
    “公子若是想要收服的话。”老梅建议:“现在他身受重伤,不能行动,正是收其心之时。”
 
    云扬摇摇头,胸有成竹的说道:“这等高手,这等手段已经绝对不适用。要用更加巧妙的手段才行。”
 
    云扬心中暗笑:“一个能够独自出入玄兽森林的高手,一个能够或者有可能与九品玄兽一战并能胜之的高手……这等世俗的小恩小惠,怎么可能让他纳头便拜?”
 
    “更加巧妙的手段?”老梅愕然。
 
    云扬微笑:“所谓的救命之恩,焚身以报……老梅,那种情节,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就比如说你吧,你现在受重伤,垂死,被一个另外的人救了,并且对你很好,嘘寒问暖无微不至,你会不会因为这个去做他家的奴才?”
 
    “所以,传说是传说,故事是故事,但我们做人,却不能这么天真。”
 
    云扬的笑容带着一股怪异。
------------
 
第二十二章 丹心玉剑,震住!反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