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刻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七个人对望一眼,瞬间都看到对方在想什么。不约而同的同时点头:“成交!”
 
    虽然大家都明知道,这位云少做事情,从来都不会吃亏的。但他送出这么大的利益,只是要求大家的家族渠道到时候帮个忙……这笔买卖,无论如何都能做!
 
    哪怕云扬到时候要求做的事情产生的利益远远超出这一次的利益,现在这个承诺,也是必须要有的!到时候,也是必须要帮的。
 
    云扬满意地笑了。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云扬道:“关于这三百万黄金,大家可以用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先拿一部分给我,然后剩下的,等你们出手之后再给。第二种呢,更加简单,就是你们七家凑一凑,将三百万两全部给我,之后你们怎么卖,卖多少钱,我都统统不管了!”
 
    七个人又是目光相对。
 
    云扬这句话,大有深意。
 
    第一种,我是要管的;第二种,我完全放手。这就是潜台词。
 
    谁愿意做什么事情还有人掣肘?
 
    “我们选第二种!”马公子跳起来:“云少,今晚上就能将黄金给你送来!”
 
    “好!”
 
    至于这些资源,七个家族怎么分,就不是云扬操心的事情了,他只负责将这些东西拿出去就好了。
 
    整整一晚上,七大公子唇枪舌剑,各自争得面红耳赤,最后终于各自都是不甘心的握握手,恨恨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阿谀的对云扬笑笑,各自扬长回家准备黄金去了。
 
    各个家族的护卫大军,早已经在云府门前集合。这么大的财富自己一个人装在兜里就回家?就算再是太平盛世,七大公子也没这个胆子的……
 
    当天晚上,下半夜没到,三百万两黄金,已经到了云扬手中。
 
    全是货真价实的金子,没有金票银票。云扬不要那个!
 
    黄金灿灿,堆积如山!
 
    整个云府后院,金光冲天!
------------
 
第二十一章 做人不能天真!
 
“我真不知道如何说你。”一个有些嘲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云扬没有说话。
 
    “是说你蠢呢,还是说你傻?”计灵从云扬身后叹着气:“但不管是多么傻,或者再蠢的人,都不会做出来你今天做的事情。”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并不辩解。
 
    “你将海量的,完全能够将一个普通人堆积到三山高手的修炼资源,居然全部换成了黄金这种没用的东西。”
 
    计灵现在的眼神,真的如同在看着一个超级傻瓜:“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她的声音中,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发觉,有着不解,疑惑,气愤,还有……失落!失望!
 
    “我自然知道我在做什么。”
 
    云扬并没有回头,道:“所以说,我和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云扬的声音,也很冷淡。
 
    计灵终于忍不住,怒道:“我不明白,你为何如此短视!黄金再多,有什么用?就算你将整个天下的黄金,全部搬到你一个人的家里,你又有何用?!”
 
    “你难道不知道,或许在一个玄者心中,就算是一块玄石,也要比整个天下的黄金重要?因为那可以增加力量!增加保命的本钱,而黄金不能!”
 
    计灵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自己激动如沸的心情;她努力的克制自己,我不应该发怒,这件事情,本就与我无关。
 
    但计灵还是忍不住的怒意滔天。
 
    压都压不住。
 
    云扬冷静的转过头,看着计灵愤怒的眼睛,良久,才冷漠的说道:“两个世界的人,讨论这个有意思么?”
 
    计灵一下子憋住。
 
    “或者对你来说,黄金无用,而玄石和玄晶才有用。”云扬的目光平静中全是冷漠,道:“但对我来说……黄金,比玄石有用,黄金可以买米,买饭,买来填饱自己肚子的东西。而玄石,不能。”
 
    “黄金可以找零,玄石不能。”
 
    “所以我们是两种思维方式。”
 
    云扬道:“这不是可以争论的。夜已经深了,早些休息。”他转身而去。
 
    计灵在他身后大声道:“那你为何不将所有的玄石玄晶全部卖了?只卖一半干什么?全卖了岂不是能换来更多的黄金?”
 
    云扬心中苦笑一声。
 
    我何尝不想多卖一些?问题是……那些已经被绿绿偷了。
 
    玄石,自然有用;能让我自己变强,但黄金能令我死去的兄弟们的家人吃饱!在我还没有力量,也没有足够的资本的时候…………
 
    计灵怒冲冲的回房睡觉;在房中,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有一句话不断的在回荡:“……两个世界的人!”
 
    “两个世界的人!”
 
    “原来……还是两个世界的人啊。”计灵有些失落的想着:“观点价值,都不一样……或许他说的有道理,两个世界的价值观,能争辩什么?哎……”
 
    ……
 
    下半夜。
 
    一群十几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云扬的面前。
 
    “将这些黄金,全换成白银。”云扬低声吩咐着,他的情绪很是低沉,眼中冷幽幽的,似乎是深不见底,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刻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那八百户人家……每一家,一千两白银。今夜全部发下去。”云扬低沉的吩咐。
 
    “是,公子。”
 
    “此外,凡是天唐城中的烈士家眷,残军家庭……每一户一百两白银。”云扬继续吩咐。
 
    “是。”
 
    “要怎么做,不需要我再强调吧?”云扬目光冷幽幽的看去。
 
    “谨遵公子吩咐,不会出现意外,也不会出现任何纠纷,更不能出现任何强取豪夺!”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声音铿锵。
 
    “嗯,去吧。”云扬道:“还有,我吩咐的事情,继续注意,一旦有越界或者说犯禁者,禀报于我!”
 
    “是!”
 
    黑衣人来回几趟,才将九成的黄金运走。在他们计算中,九成,已经很有富余了。
 
    云扬将剩下的黄金就那么扔在院子里,回房而去。
 
    月色凄寒,照的云府后院,黄澄澄一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