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面对权势滔天的安远侯府谁敢多说一句

赶紧找个吃饭喝酒的地方。”绿衣青年一摆手:“老子饿死了,老子也快渴死了!”
 
    两个护卫一头黑线。
 
    真想以下犯上毒打他一顿:你他么跟谁称老子呢?
 
    “老子的宝贝也饿了!”绿衣青年摸了摸身边一头两个脑袋的黑毛狮子,小狮子居然很不愿意的摇摇头摆脱他的手,两张长满了毛的狮子脸上全是嫌弃。
 
    “这混蛋也嫌弃老子!”
 
    绿衣青年大怒的道:“若不是看你还有点用,今晚上老子就炖了你!”
 
    小狮子四只眼睛同时翻白眼,干脆快跑两步,走到了前面去了……
 
    “擦!”
 
    绿衣青年骂了一句:“老子自己的宠物,居然也这样!等老子实力高了,打死它吃肉!今天炖汤,明天啃后腿,后天……”
 
    “呜!”
 
    双头小狮子凶猛的冲上来,啊呜一口将绿衣青年屁股上的袍子撕了一个大洞。然后转身跑了……
 
    “我曹!”
 
    绿衣青年捂着屁股跳了起来,怒发冲冠:“总有一天老子要吃了你……”
 
    双头小狮子一转头,一声大吼,凶神恶煞的向他扑来,这一次,目标明显是他的裤裆。
 
    绿衣青年魂飞魄散:“大爷,大爷,老子叫你大爷……饶命啊……主人!我叫你主人行了吧?行了吧……”
 
    小狮子翻了个白眼,趾高气扬走在前面,绿衣青年面如菜色,捂着屁股走在后面:“赶紧给老子找个客栈,或者买身衣服……这么光着一半屁股,算什么?”
 
    两个护卫斜眼,无言以对:这不是你自己作的?你闲着没事儿惹那脾气不好的狮子干毛线?
 
    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绿衣少年正外前走,突然咦的一声,看向前方。
 
    “这……挺有趣啊。”
 
    ……
 
    云扬转了一圈回来,眼看着前面就到了大街,拐个弯,就是云府了。
 
    正要往前走,突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喝骂,嗖的一声,一个人影从面前的大门中被扔了出来,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云扬下意识的一侧身,退一步,同时眼睛看向自己侧后,一只手却已经扣住了天意之刃刀柄。
------------
 
第二十八章 谁跟你讲理?
 
一侧身,一来躲开攻击,二来就算无法躲避,侧身也避过了要害,三来,可以用手臂大腿,屁股,等任何不重要不会致命的部位挡住可能飞来的兵刃暗器。
 
    退一步,乃是确保安全;眼睛看向侧后,乃是准备着,万一面前攻击只是一个幌子,吸引自己注意力的话,那么,致命一击定然是来自后方或者侧方。
 
    同一时间的手握刀柄,身子一倾,已经准备大开杀戒了。
 
    这是云扬在千锤百炼中形成的本能反应!
 
    等他直起身子才发现……
 
    摔出来的,是一个只有一条左臂的汉子,满街鲜血飞溅;这汉子正痛苦的痉挛着,艰难的想要爬起来。
 
    云扬皱皱眉,抬头看去。
 
    只见这家大门上,朱漆匾额,上面写着:“安远侯府”四个大字。
 
    “安远侯府……”云扬心中立即冒出来相应资料:安远侯,谢武元;兵部侍郎;乃是一位文职官员;丈人是当朝太师刘威,原本是一普通官员,貌似是蹭了几次军功,竟然青云直上,成了兵部侍郎。
 
    也可说是颇有实权了。只不过这人虽然是蹭了将士军功而上位,而且朝廷授勋武侯位,当得又是兵部官员,但却对武将一系没有半点好感。
 
    自古文武不两立!
 
    任何朝堂上都是如此,但是,如这位谢大人这般态度鲜明的,倒是不多。
 
    “谢大人!”摔在外面的汉子明显摔得不轻,口鼻出血,此刻才回过神来,惨烈大呼:“小人冤枉!都是兵家之人,何苦要斩尽杀绝?”
 
    都是兵家之人?
 
    叶笑眉头一皱。
 
    随着这声呼喝,大门内施施然走出来三个人,一个青年,两个护卫。漫步走下台阶,青年背着手,打量着地上的人,撇着嘴说道:“陈三,本公子好心好意,给你这个机会,你居然不知珍惜,监守自盗。饶你一命,已经是法外开恩,看在曾经是军中同僚的份上,还不快快离去,难道找死不成?”
 
    陈三艰难的起身:“还请公子开恩,放小人娘子与我一同回去。公子明鉴,谢大人明鉴,小人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做什么鸡鸣狗盗之事;小人是冤枉的!”
 
    “滚!”这位谢公子眼睛一立:“你冤枉?难道,那玉佩在你身上发现,居然是假的不成?”
 
    陈三悲愤的道:“那是有人栽赃陷害啊……公子,公子明鉴啊!”
 
    这位谢公子冷笑一声:“不陷害别人,偏偏来陷害你?你长得俊?”
 
    陈三的脸色渐趋绝望,突然嘶声道:“就算是小人做的,但是与小人的娘子却又有什么关系?小人愿以身顶罪,求公子放小人娘子回去!”
 
    “赶出去!”谢公子说道:“但有啰嗦,直接送官法办!”居然毫不理会。
 
    “谢公子!”陈三悲愤的大声道:“你垂涎我家娘子姿色,小人早已知晓!但人总有良心,你如此污蔑于我,良心何在?”
 
    谢公子的脸色黑了下来,沉着脸吩咐了一句什么,转身就往门里走去。
 
    陈三站起来,就要追进去:“你放我家娘子出来……”
 
    但两个护卫已经横身拦住了他的去路:“陈三,莫要胡说八道,毁人清誉。你再说一句话,可就真的要送官法办了!”
 
    陈三嘴唇哆嗦着:“可是……我娘子……我娘子……”
 
    另一个护卫轰的一声,一拳砸在他面门,顿时鲜血飞溅:“什么你娘子!快滚!”
 
    陈三仰天跌倒,绝望的惨呼一声:“天哪……这世上还有说理的地方么?这可是天唐城中,天子脚下……”
 
    四周的人都是离得远远的,贴着墙根走路,偶尔同情的看过来一眼。
 
    “这陈三也是……这安远侯府也是他惹得起的?”
 
    “不错,能捡条命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若是再闹下去,恐怕性命不保……哎!”
 
    “红颜祸水啊……”
 
    大家都是眼睛雪亮,只是几句话就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但,面对权势滔天的安远侯府,谁敢多说一句?
 
    云扬脸色一沉,一步跨了过去。
 
    一伸手。
 
    噗!
 
    正挡住另一个护卫打来的一拳,另一只手已经将陈三拉了起来:“军中残兵?怎么回事?”
 
    陈三满脸是血混合着泪:“是……四年前阳武关战残……公子你?”
 
    云扬道:“怎么回事?”
 
    陈三还来不及回答,两个护卫已经凶神恶煞的冲了上来:“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云扬并不回头,一脚飞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