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恐怕就在今天这整个云府就会从这世界上抹掉

  云扬脸色一黑,揪住小狼崽的后颈皮拎抹布一般拎了起来,道:“听懂没?赢了就再拎一遍。懂了没?”
 
    小狼崽亮晶晶的眼睛眨了两下,突然抬起来左前爪子,直直举起;又抬起右前爪,举起,然后两个后蹄子,相继举起;转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云扬,尾巴高高翘起。
 
    然后放下,蹦蹦的跳了两下,示意被拎起来抖,然后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云扬:“……?”
 
    “对!”云扬一头黑线。
 
    “嗷呜……”小狼崽发出稚嫩的欢愉的吼声。
 
    条件达成。
 
    云扬松了口气。玄兽的智商果然不低。
 
    不过……这银月天狼的智慧多少也有些超出云扬预料。看着这小家伙黑白分明的亮睛睛眼镜,云扬喃喃道:“这不会是狼王后代吧……这丫头运气应该没这么好……”
 
    ……
 
    “敢问云扬云公子在家么?”外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老梅应声而起:“是什么人?”
 
    外面那声音说道:“烦请禀报云扬公子,西门家族西门万代;东方家族东方明天,南宫家族南宫不败;北野家族北野青空;四人前来拜访。”
 
    老梅的脸色变了。
 
    西门万代,东方明天,南宫不败,北野青空。
 
    东南西北。
 
    或者这四个人的名字并不是多么响亮,起码老梅并没有听说过。但是,这四个姓氏却实在是太震撼了!
 
    巅峰八大家族之中的四个!
 
    而与公子对赌的就是西门万代。西门万代就是西门家族的公子;由此可见,这东方明天,南宫不败,北野青空……想必就是其他三个家族的公子哥儿。
 
    虽然未必是嫡系中坚,但,这个身份依然是高高在上的。
 
    云扬一挥手,五只小猫儿乖乖地翻着跟头一溜烟去了东厢房。
 
    “请四位公子进来。”云扬说道:“花厅奉茶。”
 
    所谓花厅,自然就是云扬院子里的花架下面的凉亭。
 
    花影婆娑,芳香满地。
 
    云扬单手执着茶壶,雍容自若的道:“四位公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这是云某今年才刚刚到手的春茶;取自雪山之巅,风雪迷雾之中,常青藤之嫩芽,须覆盖薄霜的时候摘下,在寒山上阴干,于阴凉处焙制;三蒸三晾之后,再放置寒山冰窟,吸取灵秀冰寒之气,瞬间高温烘干,然后立即成茶,方得其味;唯独此茶不能久存,仅有一月之期,否则,寒气返潮,则一朝尽废!”
 
    云扬壶中碧绿通透的茶水,如同一股浑圆的碧玉冲出来,落进茶盏之中,瞬间凝成一团清澈见底的凝固一般的美玉;上面,雾蒙蒙的如梦如幻。
 
    “此茶,名为寒山风雪。”云扬举杯,微笑:“请,请奉茶。”
 
    四大公子来到云家,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灌输了一番茶道。而且还讲得头头是道,颇有些引人入胜的味道。
 
    品着这杯茶,都是五味杂陈。
 
    西厢房,计灵在窗口看着这边,心中叹了口气。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在这花厅中喝茶的五个人之中,反而是身家最低,底蕴最浅;最没有实力的云扬,更加像是世家大族的精英子弟。
 
    那风采,那气度,那从容……比他面前的四大公子不知道高出来多少个层次!
 
    简直无法相比。
 
    计灵细细的回想,似乎……那八大家族的嫡系中坚,直系继承人……也未必能有云扬现在的风采与从容!
 
    那是骨子里的云淡风轻!
 
    “云公子果然是好风采。好定力。”东方明天喝下这一杯自己根本没品出来什么滋味的茶,淡淡一笑:“怪不得,西门兄居然输给了你。”
 
    西门万代眼中恨意一闪,淡淡的笑道:“愿赌服输,云公子能赢就是本事,本公子也是输的心服口服。”
 
    云扬亲切微笑:“西门公子太客气,我也是运气好。而且,西门公子气度恢弘,行事洒脱;云某也是佩服至极。那天之后,一直想着能够与西门公子再见一面,好好的交个朋友。”
 
    这么一说,西门万代脸上顿时舒展了许多。
 
    “当然,各位公子与西门公子齐名,云某也是极想结交的。”云扬诚恳地说道。
 
    几位公子纵然是心中再是不屑,但脸上也都是好看了许多,气氛一下子融洽起来。
 
    或许这么多人之中,就只有在窗口偷听的计灵才明白云扬这些话里面真正的含义:我很希望跟你们交朋友,那样我就能多从你们身上捞出来更多的油水……
 
    看着云扬诚恳的脸色,几位公子连声谦逊的说话,计灵险些就扑哧笑出声来。
 
    越来越感觉,这些世家公子,与云扬这个一个世俗国家侯爷的公子,居然……无法相比!
 
    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这么多自幼接受严苛教育,每一言一行都经过专门训练的世家精英,居然不如云扬沉稳有度,心机深沉!
 
    这件事,可是怪了!
------------
 
第二十四章 我也没见过!
 
一般像云扬现在这样沉稳的表现;计灵搜遍了自己的所有记忆,也只有几个人可以相比拟。
 
    自己家族的几位老祖宗,还有公认智力超群,经受了无数红尘磨砺的长辈,还有就是各大家族的智囊型人物。
 
    这样的人物,绝对不多。
 
    但计灵很清楚,这些人能够有现在的成就,是如何历练得来的。那是无数的生死战斗,无数的生离死别,无数的心灵割裂,无数的绝望死境……
 
    才能历练出一个人无论面对什么,都云淡风轻,不管面对谁,都是不卑不亢;不管面对什么事情,都是深谋远虑,无论顺境逆境,都能心如碧水深潭,深不可测。
 
    但,云扬也只有十九岁!
 
    他是如何做到的?
 
    对这一点,计灵充满了好奇。
 
    云扬身上,似乎充满了秘密。
 
    年纪不大,但沉稳睿智如千年老妖,风采气度无懈可击;待人接物完美无瑕;只是从谈吐,气度,风采,气质……上没有人能够找得出云扬哪怕任何的一点点缺点!
 
    “……我等这次来,一来呢,是想要见识一下云公子的风采。”那边,真正的话题终于开始了,北野青空率先开口:“二来呢,自然也是有些好奇之心。云公子那天惊天豪赌,直接祭出九品玄兽幼崽为赌注,惊呆了世人。”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说来惭愧,我等虽然出身于世家大族,但却从来没有见识过九品玄兽幼崽呢。”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其它三大公子的赞同。
 
    “对啊,我也没见过。”
 
    “九品玄兽,太神秘了,好想见识一下……”
 
    “哎,若是没有这个,本公子那天也不会输得那么惨……怎么能不见见。”
 
    西门万代最后出口,唉声叹气。
 
    声音中,隐隐有几分无奈。
 
    若是有可能,他真的想自己来。
 
    但,另外三个家伙却是死死地跟住了他,说什么也不让西门万代自己前来吃独食。要不是这几个拖油瓶碍事,恐怕西门万代在赌输了的当天下午,就跑来了。
 
    几个公子哥儿话说的喜笑颜开,但,空气中的气氛却是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计灵在窗口也摒住了呼吸,不知道云扬怎么样回答。
 
    别看这几个家伙笑语晏晏,和蔼可亲,但,只要云扬拿不出九品玄兽幼崽,恐怕就在今天,这整个云府就会从这世界上抹掉!
 
    绝对不会有任何侥幸。
 
    这几个人其实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或者说是来分赃的!
 
    云扬拿不出九品玄兽幼崽,死定了。拿出来,也死定了!
 
    只要拿出来,就肯定会引起四大公子的抢夺。不管落到谁的手里,云扬这个原主人,都绝无活路!
 
    这些人现在的温和,只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奏而已。
 
    “九品玄兽幼崽啊……”云扬微笑起来:“的确是好东西啊……四位公子没看过,我有些不相信;呵呵……不过,云某却是的确没有看到过,乃是真的。”
 
    随着这句话出口,顿时,院子里的气氛变得一片冰寒!
 
    空气也几乎凝固。
 
    四大公子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你没见到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