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起码现在来说这位计姑娘并没有看得上我

 云扬那是毫不在乎的。
 
    闲杂,整个天下都与我为敌,我都不放在心上,更何况你一个独孤愁?
 
    ……
 
    云扬虽然殷勤挽留,但四大公子还是走了。
 
    非常热情的话别之后,约定了后会之期,四位公子离去。
 
    来的时候趾高气扬昂首挺胸,去的时候无声无息一团和气。本想是雷霆万钧的先将九品玄兽幼兽抢过来,然后再将云家踩平……但谁想得到,反而是背上了一个巨大的威胁!
 
    独孤愁啊……
 
    想到这个名字,四大公子心里都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想我们八大家族,何等至高无上。我们四大公子虽然不是家族嫡系继承人,但在这整个大陆上,就算是五大帝国的皇子,看到我们也要客客气气。
 
    甚至是小心翼翼。
 
    谁能想到今天会遇到这么一个玩意……
 
    一时间,四大公子对于这一年将玄兽大比放在天唐城的人都是充满了浓浓的怨恨:你放在什么城市不好?偏偏放在天唐城……
 
    这下可好。搞的威风扫地!
 
    真真是……日了狗了!
 
    看着四位公子离去的身影,云扬微微地眯着眼睛,刹那间,心中已经闪过了千百个念头。
 
    我先惹起来漫天风云,再搬出一尊神强势压住蠢蠢欲动的心。但是……风云依然是风云,动乱源头,依然是在我手里。
 
    从今天开始,你们心里,最起码,已经有了我云扬一席之地!
 
    这就够了!
 
    似乎,可以开始了?
 
    ……
 
    四人刚走,计灵就跳了出来,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问云扬:“你是独孤愁前辈的弟子?!”
 
    俏丽的大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
 
    云扬摸了摸下巴:“你把真面目给我看看,我就告诉你。”
 
    “切!”计灵一仰头:“谁稀罕知道……”
 
    云扬心中一警:刚才将这帮家伙忽悠走了,危机暂时过去,自己心态居然有些不稳,刚才说话,有些调笑意味了?这可不行。心念一动,微笑着扯开话题:“你那小狼崽听话了吧?”
 
    这句话顿时引开了计灵所有的注意力,兴奋道:“不错,你用了什么法子?现在小狼崽乖巧的让我心花怒放,哈哈……”
 
    说着就开始将小狼崽放出来,命令它做动作,模仿,居然还命令小狼崽直立起来,两只后腿走路,后腿倒立起来,两个前腿走路……
 
    云扬有些晕。
 
    有这样高的契合度,有这么好的基础,这丫头居然还不训练小狼崽的战斗本领,反而是如同养一只普通小狗一般,只是当做玩乐的宠物……
------------
 
第二十六章 伤心、离开、巡视
 
“女人的脑袋瓜子,实在是天下间第一等奇妙不可解……”云扬心中喃喃说道。
 
    “小狼崽我给他取了名字,叫小月月,你看如何?”计灵兴致勃勃问道。
 
    “小月月?”云扬抽了抽嘴角,言不由衷:“好名字!太好了!”
 
    “……”计灵瞪了瞪眼睛,对这个虚伪敷衍的家伙实在是无力吐槽。
 
    不过随即又兴奋起来:“不过以小月月现在的配合度,我赢下来简直是轻而易举!这一次的大姐,我可是当定了。”
 
    “赢定了?”云扬古怪的问道。你们玄兽大比,就比如何训练宠物?如何好玩?亏你先前说的那么高大上……
 
    “肯定赢定了!”计灵信心十足。
 
    “既然赢定了……”云扬纳闷道:“那你还不走?赖在我这里干啥?”
 
    “……”计灵张着嘴愣住。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神转折!
 
    就没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鲁男子!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云扬惊恐的退后一步:“姑娘,可怜我还年轻,还……”
 
    “你去死!”
 
    计灵恼羞成怒。
 
    云扬抱着右脚嗷的一声跳了起来,呲牙咧嘴:“好好地说着话干嘛打人?”
 
    计灵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突然怒声道:“谁赖着你了,我走就是!”
 
    一低头,抱着小狼崽就往外冲。
 
    眼圈已经红了。
 
    这个混蛋!
 
    这个……
 
    “哎……”
 
    云扬在她身后叫了一声。
 
    计灵的脚步顿时停住,心头带着希冀:“你还要干嘛?不是要赶我走嘛?”
 
    心道这货肯定是道歉的。
 
    “别忘了咱俩交换的条件。”云扬认真地说道:“你赢了,可是要做到的。那件事情,很重要!”
 
    “……”
 
    计灵娇躯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嗖的一声飞了出去,远远传来一句话:“我计灵还不是耍赖的人!”
 
    身影已经不见了。
 
    声音中,却带着浓浓的鼻音。
 
    云扬静静地站了一会,淡淡的笑了笑,喃喃道:“记着……就好,就怕你忘了……”
 
    老梅在云扬身后,看着云扬的身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双手抱住了头。
 
    少爷……您这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可以让人家走,但何必用这种方式呢?
 
    ……
 
    看着计灵离去,云扬眼神闪烁了一下,脸色变得深沉,似乎猛然间罩上了一个面具。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沉凝。
 
    “公子……”老梅在他身后轻轻叹气:“你……伤了计姑娘的心了……”
 
    云扬吐了一口气,淡淡道:“没什么伤心不伤心的;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小姑娘或许有些不懂事,但我要懂。”
 
    老梅疑惑:“懂事?”
 
    云扬淡淡道:“老梅,这位计姑娘出身如何?你应该看得出来吧?”
 
    老梅点头,叹了口气。
 
    “若是真要两情相悦,需要面对什么,你知道的吧?”云扬道。
 
    老梅又叹了口气。
 
    “而且,起码现在来说,这位计姑娘并没有看得上我,对吧?充其量,只有一些模糊的还未成型的……感觉这人还不错,有点意思……也就只是这个程度了吧?”云扬道。
 
    老梅再叹息。云扬说的没错。
 
    仅限于此而已,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爱慕。只是……觉得还不错而已。但这是可以发展的呀……
 
    “所以……何必纠缠下去自找没趣?”云扬微笑,眼神悠远,平静冰寒。
 
    “公子说的有道理。”老梅还是心中叹气。
 
    云扬道:“所以,就这么……也挺好的吧?”
 
    他的心中毫无波澜,却在暗暗想着:兄仇未报,我八个兄弟,八百弟兄尸骨未寒,我连报仇的头绪还都没有理出来,有什么面目来谈什么风花雪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