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万一现在乃是说了假话呢那么自己靠上去岂不是

  就在亡妻的坟茔旁边,结庐而居。
 
    而世间唯一的星辰黑木,就是在他亡妻的坟茔之后,如同一把遮天大伞,罩住坟茔,罩住草芦。
 
    早为天上客,我就可以成为天上客;半步缥缈间。只要我想,就能迈进另外半步;但为红颜故,迟步彩云前。
 
    便是如此。
 
    从那之后,世人再也没有见过独孤愁!
 
    但,天下间有关独孤愁的传说,却是太多太多……以致于后来天玄大陆高手辈出,神化传说级别的高手也是层出不穷,但却没有任何一人的声名,能够压得过这位独孤愁!
 
    天下第一高手,天下第一剑客等等之类的名衔,每隔几年就会换个人;但,“当世第一人”这个名字,却没有人敢认!
 
    这在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人间界,乃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传奇!
 
    看到这块牌子,想起这个传说,想起这个名字,四大公子已经完全懵了!一个个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
 
    四双眼睛同时瞪的大大的看着云扬,一脸震惊。
 
    传说,这星辰黑木的牌子,乃是独孤愁的身份标志。普天之下,只此一块!如今,这黑木牌子就在自己等人手中。
 
    东方明天只感觉自己手心猛然间被烧红了的铁块烫了一下一般,急忙将星辰黑木牌放下,一张脸上的笑容变得怪异至极。
 
    “嗬嗬……”四大公子的笑声也干涩起来。
 
    “云兄……你与独孤前辈?”
 
    云扬叹了口气,一脸尊敬:“这是我师父给我的牌子,也是给我的见面礼……哎,云扬学艺不精,还要靠师父的名头保命……愧对恩师啊……”
 
    四大公子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
 
    今天来干啥的?
 
    反正不是来交朋友的。
 
    但怎么……突然钻出来一个独孤愁?
 
    这还怎么玩?
 
    这九品玄兽幼崽……咋整?
 
    东方明天吸了口气,脸色都僵了,强笑道:“这个,谁也没想到……咳咳,云兄,你有这样的师傅,怎么……呵呵呵……”
 
    西门万代顿时醒悟:“就是,你有这样的师父,怎么现在修为这样子?”
 
    这几个都是世家公子,见多识广,一眼都看得出来,云扬的根骨或者不差,但是修为却是实在是弱的一塌糊涂!
 
    不要说什么五山六山的高手,他现在恐怕半山都没爬上去。
 
    这弱的有些匪夷所思了。
 
    云扬嘿嘿一笑,有些意味深长,道:“或许你们更加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师父为什么会收我为徒这件事。或者说……对于这件事还有怀疑之心……”
 
    四位公子摇头如拨浪鼓:“没有没有。”
 
    没有才怪!
 
    云扬笑笑,道:“我的体质,不适合修炼……”
 
    在四双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云扬悠悠道:“我和师娘……是一样的体质!”
 
    “哦……”
 
    四个人同时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一代神仙中人,会受这么一个废物一般的徒弟。
 
    原来如此!
 
    还是那心中的执念啊!
 
    “虽然我也是苍天眷顾的开窍之人,但……经脉却是一塌糊涂,无法修炼;所以……”云扬黯然一叹:“师父将我的经脉全部毁掉了……如今,正在重新生长之中,不知道会到什么地步吧……”
 
    “而师父也正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才满天下去寻找九阶玄兽幼崽,终于在三个月之前才传讯来说……有了。”
 
    云扬抬头,看着西门万代:“所以,我敢与你赌!但是又不舍得赌、不敢赌想要退缩,西门公子,现在所有的疑窦,都解开了吧?”
 
    “解开了解开了。”西门万代有些狼狈。
 
    到了现在,大家心里的疑惑,的确是全部解开了。
 
    看着云扬的目光,不由得就是很复杂。
 
    这货很幸运,摆了一个谁都惹不起的师父;但可惜的是,本身却是一个废物。他的师父之所以收他做徒弟,也是心魔作祟:经脉与师娘的一样。
 
    说句不好听的,他只是他师父的一个试验品。
 
    连经脉都打碎了重修……
 
    总体来说,云扬是幸运的,却也是不幸的。
 
    四位公子同时心里做出了判断。
 
    云扬说的是真的。
 
    独孤愁真的是他师父。
 
    要不然,这星辰黑木就绝对不会在他手里!普天之下,也只有独孤愁能有星辰黑木!而且,由于黑木乃是在他亡妻坟头,所以,独孤愁视若珍宝,哪怕是一国君王,江湖至尊前去求取,也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那么,既然如此,那九品玄兽金翅鸟的蛋,应该也是真的。在这世上,除了独孤愁之外,实在想不到还有何人能够追的上金翅鸟的速度,更不要说将其击杀,拿到鸟蛋了。
 
    结合云扬打赌当天被激,后来却又后悔,不想赌了的那个纠结样子,四大公子就更加确定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若是我失言了……也会后悔,急着否认并且搅黄赌局的!
 
    ……
 
    但,如此一来,家族对付云府的原定计策,就统统不能用了。所以四大公子瞬间在脑海中就定下来之后如何对待云扬的策略。
 
    对待云扬,不能太过分,但是也不宜太亲近?但是灭掉杀死是不可行的……
 
    云扬虽然师父很牛,但本人明显没前途……这点谁也看得出来。
 
    东方明天心中想:先处着,不得罪,但是也不必过分亲近;一切等他的九品玄兽到了之后,先看看是不是确有其事,万一现在乃是说了假话呢?那么自己靠上去,岂不是成了千古笑话?
 
    西门万代心想:若是他师傅是独孤愁,输给他倒是也无妨……不过想要多么亲近,倒是免谈了。只不过想要从他的手中拿回损失,也是同样免谈了。想到损失,西门公子的脸色有些狰狞。眼珠子乱转,不知道打得什么主意。
 
    南宫不败看似粗豪,心中却在想:若是能结一份善缘……哪怕是不能牵扯上独孤愁的关系,只是这个独孤愁的弟子身份……
 
    应该……也可以吧?
 
    嗯,不过这个云公子的脾气性格,倒是挺对我胃口。若是能真心相交,貌似也无不可……
 
    北野青空则是心中在想:若是我等到那九品玄兽幼兽来了……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云扬,那幼兽岂不就是我的?九品玄兽幼兽成长怎么也要上百年,这段时间先隐藏着,他独孤愁又不是神仙……
 
    怎么可能知道?
 
    四大公子各有心思。
 
    云扬已经将那“星辰黑木”牌收了起来。
 
    这“星辰黑木”牌一收入怀中,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化作了云扬袍袖上绣着的一把刀。
 
    云扬哪里有什么星辰黑木牌?
 
    更加不是什么独孤愁的徒弟。
 
    不过,借着天意之刀千变万化的能力,先用这个名头自保一段时间,云扬感觉……这没啥大不了的。反正那独孤愁也不知道……
 
    再说了,便是知道了……又能怎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